水墨的故事·红旗剩下的蛋

文:朱 伟 2014年8月1日 2330 次阅读 专栏朱 伟
十二月二十四号圣诞平安夜,崔健阔别北展剧场二十年后又重新登台,举办个人演唱会。新老铁杆摇滚乐迷欢聚一堂,大部分朋友都是二十年后重新聚首,有的人已经不从事这个行业了,有的已经连听都不听了,但是他们对摇滚乐的那份感情依旧,稍有风吹草动就像干柴遇到烈火。崔健登台第一句话就是,祝大家圣诞快乐,我们是红旗下的圣诞,红旗剩下的蛋!

十四年前,当时我对摇滚乐相当发烧,一边画着工笔,一边听摇滚乐。按理说这两件事水火不容南辕北辙,古时候的人画画写毛笔字,都要洗手、洗脸、更衣、沐浴、焚香,还得抚琴,写的是另一种体,画的是另一种画。当年我毕业的时候刚刚赶上改革开放,神州大地的穷劲还没完全过去,我租的房子里边只有水电,半年或者一年洗一回澡,晚上几乎天天去当时北京流行的那几个迪厅,比如王朔冯小刚入股的位于西土城的NASA,还有新街口的JJ,国展边上的NIGHTMAN,狂蹦至深夜,浑身从头到脚湿透,晾干回家睡觉,算是洗了回澡。我现在很奇怪:当年愣是没长虱子。九五年的时候崔健电话找我,让我帮他的下一个演出做舞台美术,包括一个天幕,我听后非常激动,马上扔下手里画廊的活,用了两个月时间,在总政歌舞团的大舞美车间,完成了他以后将近十年海内外演出的舞台背景。前一阵子为一个带有回顾文献性质的展览翻腾资料,找到了当时拍摄的录像带,在没有任何声音的基础上,居然还能感觉到摇滚的气息。几个当时帮我干活的中央美院的学生现在不知在何方,已多年不见,他们是史论系的张琳、雕塑系的王芃、版画系的朴燕,和她北师大数学系的妹妹,还有总政舞美队的两个哥们,感谢他们。后来这一天幕还应邀参加了二〇〇四年在罗马美术馆举办的世界摇滚乐五十年视觉艺术大展。这幕布是用水墨画的形式画出来的,所以也算是中西合璧,推陈出新,或者推新出陈。

二十年前,一九八九年,崔健的一嗓子《一无所有》,中国开始了有自己本土的摇滚乐。后来沥沥拉拉出现了唐朝、黑豹、轮回、魔岩三杰、子曰,以至后边的脑浊、痛苦的信仰、瘦人、舌头、新裤子、超级市场、夜叉、二手玫瑰、美好药店、鲍家街四十三号、布衣、扭曲机器、CMCB、后海大鲨鱼、果味VC等。代表人物崔健、窦唯、何勇、张楚、郑钧、吴桐、秋野、肖容、谢天笑、汪峰、王迪、王磊。其中崔健、何勇、王迪、肖容已经是我多年生活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后来又有了比WOODSTOCK小十倍二十倍的中国摇滚音乐节,比如规模相对来说比较大的迷迪音乐节,又有摩登天空、雪山音乐节、鄂尔多斯音乐节、热波音乐节。迷迪音乐节是首创,同时他们还办了一所规模不小的同名摇滚乐音乐学校。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台的孩子们在这里学习,五环边上的迷迪音乐学校相当于当年的黄埔军校,或者是农民运动讲习所,或者是延安的鲁艺。和摇滚乐相关的写作者、CD店、摇滚乐书店也有很多,这些幕后推手至今仍活着,他们是颜峻、郝舫、黄燎原、江小鱼、周国平等等等等。还有当时鬼火一样的瞬间即灭的一些和摇滚乐有关的唱片公司、录音棚和制作人:百花、中国火、魔岩、大陈进、张培仁、郭大炜等等。

摇滚乐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现在美国,而不是人们印象当中的诞生于英国,一九五一年克利夫兰电台唱片节目主持人艾伦·费里德播放了一首歌曲《我们要去摇,我们要去滚》(We’re Gonna Rock, We’re Gonna Roll),创造出了摇滚乐(Rock n’ Roll)这个名词。摇滚乐诞生的社会基础是社会出现了大量中产阶级,而不是当年中国,全部都还在贫困线上,所以中国摇滚乐对摇滚音乐的理解是逐步完善的。摇滚乐的音乐形式来源于布鲁斯,一般选用4/4拍,也有用4/3拍和4/6拍交替出现。早期摇滚乐的偶像,后来被称为摇滚乐之父的美国人比尔·哈利,其代表作《昼夜摇滚》,后边有埃尔维斯·普莱斯利,后者使摇滚乐迅速在群众中传播普及,他出色地把黑人文化、白人文化结合在一起。一九五八年Beatles乐队在英国利物浦诞生,主唱约翰·列侬,贝斯兼主唱保罗·麦卡蒂尼,主音吉他乔治·哈里森,鼓手林格·斯塔尔。甲壳虫乐队是世界摇滚乐的巅峰,他们的每一首单曲每一个专辑都是摇滚乐的经典。后边还出现了滚石乐队、枪花、性手枪,以及鲍勃·迪伦和以杰弗逊飞机为代表的迷幻摇滚乐。

这两年摇滚乐听得少了,为摇滚乐多多少少做过两件事:一件是积德的事儿,一件是损人不利己的事儿。积德的事是〇六年,我用在新加坡制作的水墨画图案为迷迪音乐节制作了大型的海报、T恤和各种宣传品,那一届参加的人数超过十万。另一件损事是,〇六年为了去上海看滚石乐队现场演出,放弃了参加在同一天晚上红门画廊为我举办的水墨画个展开幕式,为此布朗曾三个月没理我。在此再一次道歉。

相关人物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