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作者:李天琪图片提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2020年3月14日 12667 次阅读 资讯展览
2020年3月14日,阳光明媚的周六,原本热闹的798因疫情缘故而人烟稀少,只有西四门对行人开放,画廊、美术馆也基本处于关闭状态。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成为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与德国柏林的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合作,带来十二位中外艺术家的群展“我是谁”。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群展览“我是谁”现场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群展览“我是谁”现场
这十二位艺术家包括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 b.1979)、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 b.1961&1969)、欧文·沃姆(Erwin Wurm b.1954)、杰普·海因(Jeppe Hein b.1974)、约翰·希尔(John Seal)、卡尔·霍斯特·赫迪克(Karl Horst Hödicke b.1938)、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 b.1973)、马蒂亚斯·维斯切尔(Matthias Weischer b.1973)、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 b.1970)、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 1932-2020)、里纳斯·凡·德·维尔德(Rinus Van de Velde b.1983)和黎薇(b.1981)。

展览名称“我是谁”与丹麦艺术家杰普·海因德的装置作品《我是谁 为什么是我 我要去哪里》相呼应,霓虹灯盒表面的反射使观众不得不在思考这些重大问题时面对自己,也给展览增加了某种哲学意味。

杰普·海因 《我是谁,为什么是我,我要去哪里》 100x100x10cm 粉末涂层铝、氖管、双面镜、粉末涂层钢、变压器 2017
杰普·海因 《我是谁,为什么是我,我要去哪里》 100x100x10cm 粉末涂层铝、氖管、双面镜、粉末涂层钢、变压器 2017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反向耶稣受难像》 254x168x40cm  着色铜像、高光漆不锈钢十字架 2016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反向耶稣受难像》 254x168x40cm  着色铜像、高光漆不锈钢十字架 2016

曾在纽约第五大道安装了泳池状巨型装置作品“梵高之耳”的艺术家组合在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此次带来的作品为《反向耶稣受难像》,经典的耶稣受难形象在此处被一个普通裸体男子形象替代,少了头上的荆棘冠和右肋上的伤口,本属于受难的痛苦气质得到消减,男子的背影也引发更多的好奇。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彼得·德雷赫 《“银碗”系列》 25 x 20 cm 布面油画 2012
彼得·德雷赫 《“银碗”系列》 25 x 20 cm 布面油画 2012

彼得·德雷赫的“银碗”系列显现出一种质朴的静气,艺术家每天都会绘制一只银碗。虽然这一举动似乎总要回归到相同的动机,但不同的光线和银碗表面的反射使明显的差异性变得可见。通过将瞬间冻结,德雷赫也展现了没有什么将永远保持不变。

凯瑟琳·安德鲁斯 《图提芙蒂现代(阳光少女)》 111.8x111.8x5.1cm 铝,玻璃,墨水,纸 2019
凯瑟琳·安德鲁斯 《图提芙蒂现代(阳光少女)》 111.8x111.8x5.1cm 铝,玻璃,墨水,纸 2019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 《在我工作室后面的黑暗小巷里》  175x280cm 布面碳笔  2017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 《在我工作室后面的黑暗小巷里》  175x280cm 布面碳笔  2017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的绘画受到了《丁丁历险记》漫画系列的启发,但他将灵感带入到其个人实践领域,描绘了他工作室后面的小巷,作品下面的两行小字为:“在我工作室后面的暗巷中,夜里黑漆漆一片,总有陌生人会来翻我的垃圾桶,希望能够找到被我扔掉的还未面世的大作。但他们不知道实际上我极为小心,我会撕碎所有不是从我工作室前门出去的作品。”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 《波茨坦大街》 154x189cm 布面丙烯  1977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 《波茨坦大街》 154x189cm 布面丙烯  1977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 《逃脱》 157x192x3cm 布面丙烯 1977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 《逃脱》 157x192x3cm 布面丙烯 1977
约翰·希尔《世界在等我们IV》  122x107x5cm 椴木油画  2017
约翰·希尔《世界在等我们IV》  122x107x5cm 椴木油画  2017
马蒂亚斯·维斯切尔《公寓 2》 66.3x103.5x3cm  布面油画  2019
马蒂亚斯·维斯切尔《公寓 2》 66.3x103.5x3cm  布面油画  2019
诺尔伯特·比斯基 《三难困境(三联)》 300x750cm  布面油画 2017
诺尔伯特·比斯基 《三难困境(三联)》 300x750cm  布面油画 2017
诺尔伯特·比斯基 《三难困境(三联)》局部
诺尔伯特·比斯基 《三难困境(三联)》局部

诺尔伯特·比斯基的大型绘画《三难困境》表现了一种混乱的冲突情形,画面中充斥着破坏、暴力和灾难,被海浪和火焰夹在中间的男子绝望地伸出手,却无人来救。

798首家恢复开放的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推出群展“我是谁”
 

黎薇《在很久很久以前》 尺寸可变 6个硅胶着色儿童、道具、沙发凳  2019
 
黎薇《在很久很久以前》 尺寸可变 6个硅胶着色儿童、道具、沙发凳  2019
本次展览的唯一一位中国艺术家黎薇带来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呈现了6个举世闻名的人物的童年时期:本拉登、特朗普、默克尔、奥巴马、阿萨德、普京。他们都处在5-6岁,像普通的儿童一样在一起玩耍。这六位代表了不同国家、不同信仰和不同利益的重要人物和谐地相聚在同一张餐桌上,让人在恍惚之间感叹历史真实与虚构的交织。
展览持续至2020年4月30日。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