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拍之外,这些拍卖行的人都在做什么?

作者:吕晓晨 2021年8月11日 1001 次阅读 专题话题
艺术行业里报酬最丰厚的职业莫过于拍卖从业者。他们经手的作品,动辄百万、千万甚至过亿。有时仅一个晚上,他们就能为公司创造过亿的佣金收入。
 
如今2021年过半,北京、香港的春拍已落幕一个多月。偶尔能在朋友圈里,看到有拍卖行主管更新美景、美食的照片,令人十分艳羡。那么现在是不是到了每年最清闲的时刻?可以尽情享受着惬意的旅行?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与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开拍国际、富艺斯、佳士得5家拍卖行现当代艺术部主管约了一次采访。这次我们不谈市场走向,只聊聊他们拍卖季之外的生活和工作。此时此刻,他们中有的人还在忙于春拍后续的付款、运输事宜;有的正在筹备即将到来的网络拍卖;有人已开始了新一轮的拜访藏家、艺术家工作室以及征集工作中;还有人虽然已进入休假,但仍要时刻stand by……其实,在光鲜亮丽的拍卖季之外,他们还有很多外人想象不到的琐碎工作。
(按文章采访顺序)
谭波: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门国际总监
谢扬:开拍国际联合创始人、董事总经理
李艳锋: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
田恒:北京保利高级业务经理
张文嘉:富艺斯中国区总监
秦仲维:佳士得中国区市场公关主管
(按文章采访顺序)
谭波: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门国际总监
谢扬:开拍国际联合创始人、董事总经理
李艳锋: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
田恒:北京保利高级业务经理
张文嘉:富艺斯中国区总监
秦仲维:佳士得中国区市场公关主管
一年两季?不,是一年多次
 
 
 
或许在外界看来,拍卖公司的动向只有一年两季。实际上,这是一条持续全年的长期战线。
 
当我6月下旬向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门国际总监谭波表示,想聊一个“拍卖季之外,拍卖人都在做什么?”的话题时,她告诉我:“这几天还有伦敦和巴黎的20/21世纪艺术拍卖,对我而言春拍还没结束呢。”
 
谭波2004年硕士毕业后,便进入北京诚轩拍卖工作。在她任职诚轩的10年里,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起飞、转折、重新出发等不同拐点。2015年,谭波加入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门,目前她是国际拍卖行里,担任西方艺术总监的唯一一位中国人。在疫情之前的几年,她和国际市场的交往更加紧密,几乎每个月都有着紧锣密鼓的出差安排:佳士得在伦敦、巴黎、纽约、香港每年两季的大拍以及上海的秋拍她都要到场。最近两年,佳士得公司架构有所调整,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等部门被合并为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门。谭波的工作重心也慢慢转移到香港,但她的业务依然是全球性、全年化。
 
中国本土拍卖行尽管一年只有两季大拍,但四季小拍、网拍等持续进行的专场也是拍卖从业者们的日常工作。当我们在去年年底刚刚成立的开拍国际的办公室采访开拍总经理谢扬时,恰逢开拍7月的网拍进入倒计时阶段。
开拍并未设立领导办公室,所有人都在公共区域办公
开拍并未设立领导办公室,所有人都在公共区域办公
身体和灵魂,只能有一个在放假
 
 
2010年,谢扬加入北京匡时,最初只是市场部的一名文字编辑,2012年正式掌舵匡时现当代艺术部门,2020年联合创办北京开拍,很多业内友人都称呼她为国内拍卖行的“一姐”。谢扬人生所有的重要节点都和职业生涯紧密相连。每当别人提起某一年的时候,谢扬最先想起的是那年自己经手过哪些作品,然后借助这些作品才能回忆起自己那一年的生活和经历。
曾经有一次,谢扬和当时的同事们在一季拍卖结束后去往格陵兰岛度假,由于时差失眠,谢扬开始给藏家逐个发邮件催款,并一一回复工作邮件、信息。她说度假只是换个地方加班;身体和灵魂,只能有一个在放假。
春秋拍之外,这些拍卖行的人都在做什么?
谢扬在格陵兰岛伊卢利萨特,2015(图片提供:谢扬)
谢扬在格陵兰岛伊卢利萨特,2015(图片提供:谢扬)
随时随地stand by是所有当代艺术从业者的日常。在我准备和北京保利高级业务经理田恒采访时,他接了一通电话处理作品运输的事宜。此时保利春拍刚结束不到一个月,只调休了两三天的田恒又开始投入拍品交接、艺术工作室拜访、新一轮征集等工作中。
 
当我还在中央美术学院念书的时候,就有老师开玩笑地“劝说”同学们:不要从事拍卖行业,太辛苦了。从事拍卖行业14年的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就谈到:“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才能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在2007年加入中国嘉德之前,李艳峰曾在《上海证券报》担任编辑一职。进入拍卖行业后,他最初负责图录编辑、宣传等基础性工作,后来慢慢接触拍卖业务,直到2014年成为嘉德现当代艺术部主管。
征集是个长线活
 
 
如果哪一句话能够形容拍卖从业者的日常,那一定莫过于“不是在征集中,就是在去征集的路上”。外界所看到的每一件作品背后,可能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有的作品经历多年的寻找才重新浮出水面;有的作品卖家要对比各家拍卖行之后,才能决定交给哪一家……在刚刚过去的北京保利春拍中,以1.61亿元创下中国最贵当代艺术品纪录的陈丹青《西藏组画·牧羊人》,就是一件和委托方征集了十年之久的作品。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孤例。2003年,中国嘉德10周年之际,一件吴作人的《战地黄花分外香》被藏家收藏。等嘉德团队再次将这件作品带入拍场已是十年之后:2013年,这件作品以8050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去年在嘉德创纪录的周春芽《春天来了》,也是被原藏家收藏35年后,被嘉德争取多年才得以重新亮相。
吴作人 《战地黄花分外香》 119×176cm 布面油画 1977

以8050万元成交于2013中国嘉德春拍,由泰康保险集团收藏
吴作人 《战地黄花分外香》 119×176cm 布面油画 1977
以8050万元成交于2013中国嘉德春拍,由泰康保险集团收藏
李艳锋透露,征集难度最大的当属20世纪板块作品。这些艺术家多数已经故去,家属也已年迈,甚至在有些人的观念中,卖掉父辈的作品入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中国嘉德与这些家属的交往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包括梳理艺术家家中所有作品、整理文献、修复、拍照,以及其他事务。嘉德团队经常是在一针一线的琐事中获得了家属的信任,才推进了艺术家作品进入市场。加上近些年增加了国际艺术品的拍卖,嘉德的征集、招商工作也扩展到更大的地域范围。  
对于拍卖行的征集工作而言,有时看重人情,有时候则更像是谈判。谭波就讲述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故事。当一些国际大藏家决定出售作品,他们和拍卖公司的接洽过程通常还有律师、艺术顾问、财务顾问的参与,有时还要涉及和艺术家美术馆、基金会团队的沟通。佳士得出具详细的规划之后,要经过藏家及背后团队的投票,才能决定作品是否交给佳士得。由于时差问题,在半夜回复国外的同事或藏家的信息是常有的事。曾有一次谭波在北京时间半夜三点起床和海外同事及一位美国藏家开会,原因是这位美国藏家的律师只有北京时间半夜三点有空。
 
2018年,洛克菲勒家族通过佳士得释出1600件旧藏,组成史上最大规模的私人珍藏拍卖。其中,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马蒂斯《宫娥与玉兰花》、莫奈《拉瓦古的塞纳河》等珍品都曾来到亚洲巡展。佳士得中国区市场公关主管秦仲维全程跟进了北京、上海、香港三地的亚洲巡展,并陪同洛克菲勒的儿子小大卫·洛克菲勒接受媒体采访。
谭波在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上海预展现场
谭波在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上海预展现场
“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这句话看似“鸡汤”,却是拍卖从业者们的最真实写照。委托席上的主管和专家们除了要和买家实时沟通作品的竞投之外,还可能要面对各种电话里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谭波就曾被藏家问过“这个艺术家作品的存世量有多少”“这件雕塑的其他几个版本都在哪”。
 
而谭波的制胜法宝,就是她每次必备的专家手册。这沓厚厚的手册包括了该场拍卖所有拍品的品相报告、重要出版和展览记录、鉴定委员会证书和同系列作品在世界各大美术馆收藏状况等。即使在拍卖现场紧急情况下,谭波都可以凭借这本专家手册回答藏家临时提出的各种问题,也能帮助其他同事迅速查找资料。
拍卖委托席上的谭波
拍卖委托席上的谭波
令谭波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次在巴黎拍卖,现场只有包括谭波在内的两位能说中文的同事。当时她手中的电话委托已经非常多,但有一位藏家因为前面想参与的作品都没有竞投成功,就临时让谭波再多推荐一些作品。面对这种突发情况,谭波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在几百件拍品中,为他找到适合其收藏方向和品味的特定作品,并充分沟通说清楚它们的重要性或者稀缺性、来源和品相等问题,同时还不能错过其他藏家的电话委托。
值钱的不只是作品,还有你的眼光和判断
 
 
我问李艳锋,从事拍卖这么多年以来,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他说“当代艺术不断在发生,也有了沉淀;最大的挑战就在于你是否对此有判断力。”这自然也包括对“明日之星”的挖掘。比如市场上颇具潜力的中国“70、80后”板块,就是拍卖从业者重要的工作内容。在该板块中,黄宇兴的作品正值烜赫之时,而北京保利高级业务经理田恒正是其中最重要的推手之一。
 
2015年春,北京保利首次推出新绘画专场,将黄宇兴最具代表性的《河流》首次带到拍场。当时黄宇兴在二级市场名不见经传,这件作品原本也并非在保利的计划中。田恒对黄宇兴观察多年,坚信他是一名优秀的艺术家。最终他征集到的这件作品以57.5万元成交,被国内重要艺术机构收藏。尽管这不是田恒经手过的最高价作品,但却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一件。迄今为止,黄宇兴在大陆二级市场创下的高价,几乎都发生在北京保利。
黄宇兴 《河流》 135×230cm 布面丙烯 2013

以57.5万元成交于2013北京保利春拍,由国内重要艺术机构收藏
黄宇兴 《河流》 135×230cm 布面丙烯 2013
以57.5万元成交于2013北京保利春拍,由国内重要艺术机构收藏
不设限的战略合作、品牌拓展
 
 
 
几年前的一次,我去香港拍卖季出差时,恰逢富艺斯刚进驻香港,当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富艺斯高颜值的拍卖官和精致而时髦的专场结构。这间英国老牌拍卖公司2015年正式进驻香港市场,2016年秋拍正式开拓当代艺术拍卖。在最初几年,大陆地区可能并不熟悉这位来自西方的新面孔行。自2018年起,富艺斯在中国内地的业务,主要由上海办公室的富艺斯中国区总监张文嘉及其团队负责。
 
由于拥有日内瓦、伦敦、纽约、巴黎、香港5个不同时区的拍卖主场,张文嘉和海外同事的沟通要持续很长时间:下午三四点刚和伦敦同事沟通完工作,八九点又要和纽约接洽事宜。张文嘉曾和海外的同事开玩笑,“大家都是24小时不睡觉的。”
富艺斯位于上海的临时办公室,位于徐汇区淮海中路
富艺斯位于上海的临时办公室,位于徐汇区淮海中路
除了征集、拍卖之外,张文嘉还要负责富艺斯在内地的品牌宣传、客户维护、业务拓展、预展计划安排、艺术教育活动、制定内地发展策略等。同时,富艺斯还和一些中国美术机构有业务往来,这也是她的工作内容。
 
2020年秋季,富艺斯和保利拍卖正式开展合作。对于张文嘉而言,如今的工作内容和往年并没有太大区别,除了增加了一些高层的决策会议需要参与之外,其他时间仍然是征集、招商、预展、宣传和销售。
2021春拍,富艺斯×保利拍卖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拍卖”北京预展现场 
2021春拍,富艺斯×保利拍卖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拍卖”北京预展现场 
对于拥有线下艺术空间的拍卖公司而言,各类展览、讲座、晚宴等都是进行品牌拓展的途径。
 
我们的采访时间正值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即将举办珠宝大师陈世英的个展前夕,秦仲维正在准备此次出差。作为佳士得中国区市场公关主管,他的工作除了媒体宣传,也负责佳士得在中国各个城市的预展或活动的讲座、客户晚宴,此外还包括品牌维护、危机公关等。虽然并不直接参与征集工作,但每当佳士得有了新的重磅作品,或是人事变动、对外宣传等其他信息,媒体总是会及时收到秦仲维的邮件——他需要确保佳士得的信息第一时间在全球范围内曝光。
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外墙上已贴好陈世英展览海报(摄影:胡伟爔)
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外墙上已贴好陈世英展览海报(摄影:胡伟爔)
在疫情发生之前,全球性出差对拍卖从业者而言是家常便饭;而如今由于大环境限制,本土拍卖行主管们的活动范围只能集中在中国内地。这让各拍卖公司的工作进度也有不同规划,如在李艳锋看来可以“放缓脚步,有了更多思考、规划的时间”;但在谢扬看来,“在国内的出差频次更高了”:由于开拍的业务拓展,以前一两个月去一次上海,现在可能要一个月就要去一两次上海,此外还有杭州、深圳等地的业务。同时她还剧透,开拍在香港的空间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放。
拍卖人的专属福利
 
 
在过去很多人的认知中,拍卖人的工作是“一年两季,拍完即假期”。对于国内拍卖行来说,拍卖结束后会有短暂的调休或假期;国际拍卖行在中国的从业者则除了中国的法定假日外,还享受暑假和圣诞假期。此次和这些拍卖主管的采访中,我就收到了他们很多昔日的旅行照片,这也是他们在繁忙的工作之外,生活中有趣味的一面。在他们的度假方式中,不约而同地都有参观世界各地的美术馆。值得一提的是,谭波就透露:佳士得员工凭公司名片,能免费参观纽约和伦敦绝大多数美术馆。此刻就在我们写作这篇文章时,谭波已经开启了休假模式。
谭波放飞艺术家托马斯·萨拉切诺(Tomás Saraceno)的Aerocene项目的巨大气囊,2018年6月于德国(图片提供:谭波)
谭波放飞艺术家托马斯·萨拉切诺(Tomás Saraceno)的Aerocene项目的巨大气囊,2018年6月于德国(图片提供:谭波)
谢扬在路易斯安那美术馆门前,2015(图片提供:谢扬)
谢扬在路易斯安那美术馆门前,2015(图片提供:谢扬)
此刻正值7月,对于往年来说是艺术圈的“淡季”,但今年却有很多重要的艺术活动正在发生。除了美术馆、画廊的重要展览,二级市场的脚步仍然不停歇: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开拍国际等国内拍卖行正在筹备月度网拍,秋拍的征集也已经展开……拍卖行的工作不止是一年两季。拍卖人的日常也正如田恒所说,“一年365天,其实每一天都处于拍卖工作之中。”
2019年,田恒在斯瓦尔巴见证了极夜里的狗拉雪橇出行(图片提供:田恒)
2019年,田恒在斯瓦尔巴见证了极夜里的狗拉雪橇出行(图片提供:田恒)
张文嘉在威尼斯(图片提供:张文嘉)
张文嘉在威尼斯(图片提供:张文嘉)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