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斐 当香港成为游戏的界面

采访:曹丝玉 2015年3月16日 4361 次阅读 专题人物
portrait by Judy Zhou(2008) ©曹斐
portrait by Judy Zhou(2008) ©曹斐
从香港巴塞尔ICC公共项目《乐旧•图新》开始,曹斐开始了忙碌的2015年。香港巴塞尔期间,那个不断往天际线上冲的吃豆人(pacman)将在夜晚闪烁在人们的视野中,这样的观看就像人们打开窗望向了月亮,或者看到了某个热烈的商业广告牌一样自然。在如此大的环境中实现艺术的介入,对曹斐来说也是一个难得机会,而那个一直在努力,在奔波,在往复循环的“吃豆人”不就是望着它的你和我吗?
 

Hi艺术=Hi 曹斐=曹

当城市作为游戏的界面

Hi:这次香港巴塞尔的艺术项目《乐旧•图新》本身语义就很直接。旧指的是什么?又在图什么新? 
曹:这是我第二次在香港做公共项目,上一次在香港M+“充气展”做的《珠玉满堂》,那是一头大型观众可以进入它身体内部的充气烧猪,“珠玉”在粤语里就是“猪肉”的谐音。一直以来,我的作品起名一般不会太文学化太晦涩,对我来说,公共艺术项目应该具有高的辨识度。
《乐旧•图新》效果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效果图   2015  ©曹斐
Hi:作品与香港这个城市有特别的映照吗?
曹:我出生在南方,从小就看香港电影,香港大众文化中是特别强调“励志”,比如许冠杰的歌曲、周星驰的电影里都会无意间出现对未来的向往与现实的挣扎,但另一方面是对现实高压、身份阶层的自嘲与释怀。我这次的合作方香港环球贸易中心(ICC)反复提到“正能量”,即“正面价值”对港人在这个时刻的意义。“图新”,是渴望新的变化、期待新的感觉,尽管现实可能是无力的,这种无力不单针对港人,可能也是反映今天整个中国社会,乃至全球的现状,问题是如何找到新的突破点。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乐旧•图新》实景图   2015  ©曹斐
Hi:建筑本身带给你怎样的灵感?
曹:ICC的建筑很挺拔,很窄长,它是香港的地标性建筑,490米的高度在尖沙咀港湾的城市地平线上相当突出,几乎从港岛到上环到柴湾任何位置都能看到它。构思时我就想到80年代的一系列小游戏,生于在60末、70、 80年代的人会对这些游戏怀有很深的感情记忆。香港人叫“食鬼”的游戏会首先出现在建筑上,鬼追着吃豆人一直往天际线上面冲,香港城市夜景成为了这个游戏的巨幅界面,延伸出新的寓意,人们仿佛一直被某种东西追赶,在迷失也在挣扎。
《A Mirage》75 x 100 cm  C-print  2004  ©曹斐
《A Mirage》75 x 100 cm  C-print  2004  ©曹斐
《Diversionist》75 x 100cm  C-print  2004  ©曹斐
《Diversionist》75 x 100cm  C-print  2004  ©曹斐
《A Ming at Home》 75 x 100cm C-print  2004  ©曹斐
《A Ming at Home》 75 x 100cm C-print  2004  ©曹斐
“我不需要物理性的占有”

Hi: 作品中会考虑巴塞尔的存在吗? 
曹:这个公共艺术项目是香港巴塞尔博览会主委会专门委托创作的,它脱离了巴塞尔博览会室内场馆,脱离了画廊摊位的白墙,现在,你抬头就看到了,就像看天空看月亮、看星星一样,无论通过港民自家的窗户、湾仔高架桥上移动的出租车内,中环海傍情侣依偎阑珊处,比华利山顶,还是维多利亚港的渡轮上,你都能轻易看到它,公共艺术探讨如何回到大众视野,参与日常社会生活,并给予公众参与社会评论的可能,发酵一种无形的、看得见却抓不住的“象征”。
《My Future Is Not A Dream 03》120 x 150cm  C-print  2006  ©曹斐
《My Future Is Not A Dream 03》120 x 150cm  C-print  2006  ©曹斐
《My Future Is Not A Dream 02》 120 x 150cm  C-print  2006  ©曹斐
《My Future Is Not A Dream 02》 120 x 150cm  C-print  2006  ©曹斐
Hi:会在更大的空间考虑人们观看作品的方式。
曹:我相信许多市民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个项目,甚至这个作品依旧被看作ICC建筑上日常的商业视觉内容,一如香港海傍建筑上各种滚动的商家标志、商业霓虹,广告画连接成为明信片式的香港,我用它们城市原有的方式融入它们的商业图景,只是这次,不再推销什么,也不是仅仅为了节庆狂欢,一种模糊的边界,它可能是“艺术”,可能不是(艺术),可能仅仅给予城市注入某种昙花一现的“能量”,别样的视觉“消费”。我看到一些年轻人通过微博、论坛的方式约着一起去看这个项目,这种线上与线下的聚集、交互、传播,一如昔日篝火的围合,重新思考公共空间艺术项目的可能性。
《i.Mirror 01》2007 ©曹斐
《i.Mirror 01》2007 ©曹斐
《i.Mirror 02》2007 ©曹斐
《i.Mirror 02》2007 ©曹斐
Hi:它的体量也保证了作品的实现度。
曹:不需要物理性的占有。许多人认为今天的成名,要从作品的体量、体积,或者是占有的空间判断。这次香港巴塞尔的项目,看似它占有了全景天际线,但是对我来说只要把播放文件删除,放映活动结束,它就不存在了。但它存在其他维度,占据人们的视觉、记忆系统,比如新闻,比如社交网络上图片和短视频的传播分享,加上评论点赞转发等等,它会变成一系列当下的信息波,为互联网海量信息添加多一页符码文献。

Hi:你更重视作品在视觉记忆里的力量。
曹:包括对情感记忆的共鸣,比如复古游戏,可能像七、八十年代的人比较感觉,他们和我差不多年龄,现在可能都是香港的中流砥柱,所以这种东西能勾起他们的共鸣。而更年轻的观众在游戏文化中成长,这样的游戏视觉形式,也能吸引他们。
《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 09》 120 x 160cm  Digital print  2007  ©曹斐
《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 09》 120 x 160cm  Digital print  2007  ©曹斐
《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 06》120 x 160cm  Digital print  2007  ©曹斐
《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 06》120 x 160cm  Digital print  2007  ©曹斐
跳出形式的框架

Hi:从开始拍电影就选择用多媒体的方式,那时便已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吗?
曹: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时代推动,1999年我完成了处女作《失调257》,被策展人侯瀚如看到,他认为像dv影像应该是新一代年轻人表达的工具,那件作品此后被归类为“艺术”,而我也就不由自主地在这些那些被冠以“新人类”的标签下继续创作至今天成为所谓的“中坚”一代。
《The Fashions of China Tracy 04》 36 x 65 cm C-print  2009 ©曹斐
《The Fashions of China Tracy 04》 36 x 65 cm C-print  2009 ©曹斐
Hi:是完成独立的过程。

曹:从天然本能的创作,到有方法论的创作,到抛弃方法,也是一个过程。我2003年第一次参加侯瀚如策划的威尼斯双年展“紧急地带”里面的“广东快车”部分。那时候大学刚毕业,通过出去兼职商业广告工作去支撑自己搞艺术,那个阶段的作品会更多地关注地区性的社会问题,比如《三元里》,《谁的乌托邦》(西门子工厂)。
《Haze and Fog 03》 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aze and Fog 03》 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aze and Fog 07》 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aze and Fog 07》 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aze and Fog 15》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aze and Fog 15》105 x 70 cm  C-print 2013  ©曹斐
Hi:对你来说,艺博会跟双年展有什么区别呢?
曹:艺博会主要是涉及艺术品的交易,观众里面藏家占了主要,双年展则普遍注重学术性。今天许多人也在质疑双年展这个系统,而今天的艺博会甚至能做到双年展那样的架构,有公共艺术项目、学术论坛、出版物、艺术奖项等,吸引许多资本力量、媒体关注,成为业界不能忽略的盛事。双年展寻求突破也非常困难,这种困境跟全球的艺术生态息息相关。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奥克维•恩威佐(Okwui Enwezor)有意地与博览会做出回避姿态,比如巴塞尔期间3月16日他在亚洲区的新闻发布会地点选择了上海,而不是香港,时间上几乎是同时,在今天商业化的艺术语境里如何坚持双年展的学术性,去抗衡强大的商业力量腐蚀,相信是策展人的宣言与策略。
《La Town: Center Plaza》 80 x 120 cm  C-print  2014 ©曹斐
《La Town: Center Plaza》 80 x 120 cm  C-print  2014 ©曹斐
《La Town: Theater》80 x 120 cm  C-print  2014  ©曹斐
《La Town: Theater》80 x 120 cm  C-print  2014  ©曹斐
Hi:可以提前透露一下今年个展的呈现吗?
曹:今年夏天会在奥地利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做个展,过往我没有在维也纳整体地性地展出过,所以我对维也纳的观众来说是新人,分离派美术馆展出过很多优秀的当代艺术家,比如我们熟悉的中国艺术家陈箴,英国YBA(Young British Artists)一代艺术家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侯瀚如和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Ulrich Obrist)共同策划的展览《运动中的城市》(city on the move)。这次个展我计划会有新作品与旧作品融合,是一个相对整体的呈现。另外,这个美术馆里比较少展出与互联网相关的艺术作品,所以我会考虑植入一些探讨虚拟社会、社交媒体相关的作品,还有比如影片《霾》(2013)有中国当下现实性的作品,作为一虚一实的交错。
《La Town: Train Station》 130 x 70 cm  C-print  2014  ©曹斐
《La Town: Train Station》 130 x 70 cm  C-print  2014  ©曹斐

相关人物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