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利群 他画出了瓷器最支离破碎的样子

作者:吕晓晨 2022年1月17日 1379 次阅读 专题人物
2005年底,一度停笔10年的宿利群重新拿起了画笔。那一年,他已经45岁了。“再不画画,可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会被耽误了。”
 
这位“85时期”的老将,曾在1996年从巴黎研修艺术回国后就此搁笔,转身进入室内设计行业,干脆而决绝。
 
在恢复创作15年后的时间里,他遇见了瓷。最近五年,宿利群多次前往景德镇,画瓷修瓷也收藏瓷。那些被历史打磨过的碎片,经由他的修复,重新焕发出新生。
艺术家宿利群(摄影:董林)
艺术家宿利群(摄影:董林)
瓷片有“上帝赋予的形式感”
 
 
 
最近五年,宿利群都在画瓷。
 
2016年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行的一场瓷器展览,成为他创作道路上的一个拐点。但当时令他倾心的,并不是故宫馆藏的完整瓷器,而是明代景德镇陶厂或御窑厂遗址出土的落选品——碎瓷片。也是那时,宿利群结识了古瓷收藏家罗国新,从此开始多次前往景德镇,在罗国新工作室里画下了所有其收藏的瓷片。
2017年,宿利群在景德镇的创作《宣德龙缸彩绘》。此缸为罗国新收藏,2018年捐赠给中国陶瓷博物馆
2017年,宿利群在景德镇的创作《宣德龙缸彩绘》。此缸为罗国新收藏,2018年捐赠给中国陶瓷博物馆
《宣德龙缸彩绘》180×98cm 纸本水墨 2017
《宣德龙缸彩绘》180×98cm 纸本水墨 2017
生活中,宿利群收藏瓷器,也沉醉于以大漆修复瓷器,他赋予那些曾见证江山盛世、杯光斛影,又默默委身地下百年、染尽历史烟尘的碎瓷片新生;创作中,他一手执瓷、一手援笔,以水墨描绘着出自工匠之手、历经高温窑烧的瓷身图案。那些瓷器的磨损、缺裂,也被他一同记录在画面中。在水墨的晕染下,瓷片的残缺美令人惊心,也让人想象着它们原本出窑时的模样。
在爱瓷之人看来,瓷或有“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的温润,或如“白玉金边素瓷胎,雕龙描凤巧安排”的生动,又或许是“插花应使花羞色,比画翻嗤更是空”的迷人。宿利群也沉迷于此,在他眼中,就连碎瓷片都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完整的瓷器固然很好看,但是它们被打碎以后再拼接起来,完全是另一种形式感,而这种形式感是上帝给你的。”
 
当然,宿利群也画完整瓷器。他笔下的《大清康熙鲤鱼跳龙门、喜上眉梢五彩大盘》清雅而灵动,已经出水的红色鲤鱼似乎下一秒就将跃上龙门,湍流之中青色鲤鱼与枝头翠鸟相望,色彩跳跃,画面鲜活;而《大清顺治青花石花鸟纹莲子罐》则再现了青花瓷的温润淡雅,瓶身造型古朴,花、鸟、飞虫的纹饰充满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趣。
《大清康熙鲤鱼跳龙门、喜上眉梢五彩大盘》52×36cm 纸本水墨 2021
《大清康熙鲤鱼跳龙门、喜上眉梢五彩大盘》52×36cm 纸本水墨 2021
《大清顺治青花石花鸟纹莲子罐》36×52cm 纸本水墨 2021
《大清顺治青花石花鸟纹莲子罐》36×52cm 纸本水墨 2021
采访那天,宿利群让我们再次坚信了什么叫“画如其人”,他身上也有如瓷一般温润儒雅的气质。接触过他的人,很难不被他身上的随和包容与通情达理感染。当我们小心翼翼地围观着一个他修复好的唐代瓷碗不敢靠近时,他却笑呵呵地鼓励我们大胆拿起来看:“没事,碎了大不了就再多修一次嘛。”
宿利群以大漆修复的瓷器(摄影:董林)
宿利群以大漆修复的瓷器(摄影:董林)
一个痛点


 
但回到个人创作中,宿利群是严苛的。
 
因为当初看到西方艺术家“早在一百年前把我们画的这些都画过了”“不想成为一个没有找到方向的抄袭者”,他就索性停笔十年;2005年底回归绘画后,“疯狂”地投入水墨创作,一年就画了近500张作品,但“大部分不满意”就决绝撕掉;画油画的道路上遇到坎坷和纠结,那就哪怕再花15年的时间去摸索……
 
水墨和油画,都是宿利群重要的创作语言。从1980年代开始,他就在这两条线索中同时前进,艺术家杜大恺曾评价宿利群是在两个世界里不断转化角色的“两栖人”。近四十年过去,他还在这两条路上“死磕”。
 
宿利群说,最近这15年,他一直处于迷宫当中,来寻找一条水墨创作的路。虽然现在还在走着,但已经有了黎明的感觉。但在油画领域,宿利群却坦陈这还是自己的“痛点”:“怎么能够把自己内心的东西真正表现出来,还是在摸索中”“很踌躇,自己对创作有一种很贪婪的欲望”。每当进入工作室画油画时,他都会关闭手机,一坐就是一天,但有时甚至一天都不动一笔。
 
“到现在为止,我还在寻找。”宿利群说。
1989年1月16日,28岁的宿利群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展览“宿利群油画作品展”
1989年1月16日,28岁的宿利群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展览“宿利群油画作品展”
最澄澈的黑白风景



今年10月在时间博物馆举办的“素笔珠山——宿利群绘画展”,就集中呈现了宿利群最近五年创作的40余幅绘画作品,包括古瓷器水墨、青花瓷板画、宿利群书藏的瓷器,以及“黑白墨道”系列水墨作品。
宿利群 他画出了瓷器最支离破碎的样子
宿利群 他画出了瓷器最支离破碎的样子
宿利群 他画出了瓷器最支离破碎的样子
时间博物馆“素笔珠山——宿利群绘画展”展览现场,2021.10-2021.11
时间博物馆“素笔珠山——宿利群绘画展”展览现场,2021.10-2021.11

“黑白墨道”创作于2020年。由于疫情,去年上半年宿利群有100多天未能踏出家门。他翻出家中二三十年积攒的老照片,希望以纯水墨的方式来表现那些他曾路过的风景。
 
每次作画前,宿利群都要研墨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里,他放空自己,给大脑进行一次“提纯”,保持最纯粹的绘画状态。或许正因为如此,在“黑白墨道”的水墨中,你能看到最明净最澄澈的风景。
“黑白墨道”所使用的是一种产自安徽地区的特殊宣纸,纸张极薄,稍不慎就会被笔毫刺破。因此宿利群作画时都是将两或三张宣纸重叠,让水墨透过纸背一层层向下晕染,直到全部干透才将每张纸分开,最下面的纸张就是最终被留下的作品。每件作品的创作过程都需要2-4天,这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因为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最终的画面是怎样的。
《池州旧处有春风》107.9×61.3cm 纸本水墨 2020
《池州旧处有春风》107.9×61.3cm 纸本水墨 2020
今年宿利群正好60岁,他开玩笑说按照正常情况,自己还能画到80岁,还可以解决很多创作的问题。不知为什么,当时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孤独”这一词汇,或许这正是他每一步走来的状态:走过黑暗,踏过泥泞,自守时淡然,转身时决然。更难得的是,在每一个阶段转身时,他都舍得把自己掏空。
无意识之后的转折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2005年底重新出发时,有不适应吗?

宿利群(以下简写为宿):每个艺术家都有不同的经历,和社会曾经有过不同的密切接触,最终回归到艺术上,其实是对自我创作的丰满。1995-2005年,我一笔都没画,干干脆脆地投入室内设计行业,我想实现的那些事情都已经做到了。2005年底,我觉得自己必须要画画了,那一年里我画了近500张水墨,但大部分都不满意,于是大多数都被我撕掉或烧掉了。
但现在看来,那段时间其实是我创作的恢复阶段:把自己从一个生手,慢慢转化成大脑、眼睛、手都能慢慢适应,和笔与纸之间形成流畅关系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也挺艰难的,直到2006年下半年,我才觉得有所好转。
《圣经与中国山水的故事》52×36cm 纸本水墨 2018
《圣经与中国山水的故事》52×36cm 纸本水墨 2018
Hi:这之后主要都在画水墨?

宿:以水墨为主,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探讨新的绘画路径,一是画了大量的风景,同时又在做油画的冷抽象探索。这种探索一直持续到2016年我开始画瓷,才迎来第一次转折。
 
Hi:具体是怎样的转折?

宿:2016年我画瓷的时候,其实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但是当画完这些残器之后,我觉得恰恰和我2016年前作品形成鲜明对比。这种对比使我的创作欲望更为强烈,对于残器的绘画形式感的创作,我有了更深远的思考,同时也对画完整瓷器有些疏远。但我并不是不喜欢画完整器,如果能遇到让我激动的完整器我还会画的,只是现在可能会暂时放一放。
《北宋耀州窑宝相花唐草纹碗与灵芝草》52×36cm 纸本水墨 2018
《北宋耀州窑宝相花唐草纹碗与灵芝草》52×36cm 纸本水墨 2018
 
并非像工匠一样画



Hi:画瓷器的时候,思考的是什么?

宿:比如画官窑瓷器时,我首先考虑到的是社会现象:无论皇权多么伟大,但最终还会走向灭亡,又进入另一个轮回。画民窑时,我完全是从审美角度去思量的,比如有的民窑瓷器的纹样包含了典故传说,这些传说传承了一代又一代,也蕴含了很多哲学思想;再比如那些民窑的碎片,不就像我们这个碎片化的社会一样吗?
《正统青花人物大罐之二》52×36cm 纸本水墨 2019
《正统青花人物大罐之二》52×36cm 纸本水墨 2019

Hi:刚提到了纹样,你绘画的时候,是会以写实的手法再现?还是会加入主观的处理?

宿:无论是龙纹、鸟纹、或者植物纹样,我尽可能去体会当时古人是怎么画它们的。古代的工匠可能只是拿着青花料往上画,但是作为艺术家再创作的时候,我会认真研究其中的笔墨关系,但同时又会脱离它,因为我不能像工匠那样画。在我再理解并画它们的过程当中,其实就已经释放了我自己。
当然我也会加入一些主观的形变,比如有些曲面的瓷器就无法用正常的散点透视来呈现,除了固定角度能看到的部分,还要考虑上面的纹样在曲面的另一边是如何盘过去的。既要把纹饰画得很活,又要呈现它是立体三维的状态。
《吉州窑三件》136×35cm 纸本水墨 2017(局部)
《吉州窑三件》136×35cm 纸本水墨 2017(局部)
有遗憾,但更多是欣喜时刻



Hi:去过这么多次景德镇,主要都在做什么?有没有特别的经历?

宿:我从2016年开始往返景德镇,在那边就是纯粹画画,画残器、画瓷板画,也在那边修复瓷器、收藏瓷器。我去年在景德镇看过一把特别好北宋瓷壶,但是当时对方开价太高,我手头没那么多钱,结果等我后来再去的时候人家已经搬走了,特别遗憾。
《西夏酒香》52×36cm 纸本水墨 2018(局部)
《西夏酒香》52×36cm 纸本水墨 2018(局部)
Hi:你从1990年代就开始收藏瓷器,现在都收藏了多少件瓷器了?你的收藏理念是什么?

宿:最理想的收藏当然是不用花太多钱,又能得到一件好东西。无论民间、拍卖行、古董店都是我的收藏途径。完整瓷器和碎瓷我都有收藏,也算是小有成就。我目前收藏的残器里,唐代、宋代、金代、元代、清代都有,差不多上下将近1000年。但再往前的就不值得修复了,因为到了唐代之后,烧瓷的温度才高起来,这样的碎瓷修复起来更容易一些。

Hi:画瓷、修瓷、收藏瓷,哪种带给你的成就感更大?

宿:各有不同。当你把一片碎瓷复原成完整器的时候,你会有一种幸福感;而以合适的价格买到了一件稀有的瓷器时,也会特别激动。我很幸运,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欣喜时刻。
《宣德洒蓝釉龙纹与正统龙纹》137×70cm 纸本水墨 2021(局部)
《宣德洒蓝釉龙纹与正统龙纹》137×70cm 纸本水墨 2021(局部)
每个阶段,都舍得把自己掏空


Hi:无论是画瓷器,还是最新的“黑白墨道”系列,你都是在水墨领域探索。油画创作目前推进得如何?

宿:说实话,从2005年底重拾画笔到现在这16年里,我都在迷宫中寻找一条水墨创作的道路,其实现在我也在这条路上,能不能走得通?能不能走到看到阳光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了黎明的感觉。
油画也是一样,我还在寻找这一条道路,但目前走得比较慢,这也是我在创作中的痛点。有时候我在工作室坐一天,可能画布都是白色的,迟迟无法下笔。这恰恰是我内心世界的矛盾,是我对油画创作的不自知甚至是踌躇。可能我大脑当中的某一个门还没打开,我还在黑暗中摸索。
《宣德釉里红云龙纹碗》36×52cm 纸本水墨 2021(局部)
《宣德釉里红云龙纹碗》36×52cm 纸本水墨 2021(局部)
Hi:你的创作状态是怎样的?

宿:在某个时间段,我会给自己一个规定。比如“黑白墨道”就是疫情期间无法出门,我要求自己必须做这件事。进入画室画油画的时候,我会关掉手机,什么都不想,就在画室待着……很多时候,我创作的窗口期其实非常窄,创作就是像挤牙膏一样。对我而言,我并不觉得天天都在画就能画出好东西,创作一定是在长期积累的前提下,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的,这样才能保证你的激情。如果一年365天,天天打鸡血,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Hi:你曾面临过不同阶段的选择,如今面对绘画的选择是什么?

宿:我一直都坚信,每个阶段就干每个阶段的事情,要清楚你能达到的位置。无论是当初决定不画画进入室内设计行业,还是后来重新拿起画笔,每个阶段我都没有后悔过。到了下一个阶段的时候,你还要舍得把前一个阶段的自己掏空。我今年60岁整,正常情况下还能画20年,如果眼睛好使的话(笑)。目前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认认真真地去思考所面对的所有问题,无论是社会问题、家庭问题,还是艺术创作问题。但同时我又要把这些问题一股脑地放在创作上,它们仍然是创作的最重要的源泉和依据。接下来,无论能画20年也好,还是30年也好,我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去创作,不管是水墨还是油画。当然今后还有什么其他事能勾起我创作欲望的,如果我遇到了,也一定会把握好。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