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标准和收藏接力棒回到国内还是依旧迷惘?

作者:刘霞 2017年7月7日 412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春拍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标准和收藏接力棒回到国内还是依旧迷惘?
“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结束之后,拍下该专场八件绘画及装置作品,并在前一晚的匡时夜场中也收获郝量、刘野作品的收藏家王兵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感慨:“尤伦斯的时代落幕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准和收藏的接力棒回到国内,十年前,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雪崩式的下跌,主要是我们没有自己的学术标准和认知,十年来,中华崛起举世瞩目,中国当地艺术也在重新梳理、洗牌和建构中,时间是我们永远的朋友,耐心、执着和坚持,我们的明天会更好。”中国藏家对中国当代艺术价值标准建立的责任感尽显。但是,纵观整个春拍,市场观望情绪明显,是否一个新的时代真的已经到来?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一方面,香港市场的“西化”之势,从巴塞尔(一级市场)一直延续至春拍(二级市场),香港坐稳了国际艺术市场亚洲重要交易中心的位置,但中国当代艺术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却了无生机,被国际化的时代大车轮无情碾压,结合尤伦斯最后收藏的“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同喧嚣的二级市场(尤其是超级拍卖行的夜场)渐行渐远。
 
回到国内,虽然尤伦斯最后一批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成功转手至中国藏家收藏体系,让很多人感慨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决定权将重回国内。但从整场的成交价和位数不多的几位竞拍者来看,中国当代艺术的二级市场也同样重回小圈子规模,并且在“回底”的道路上似乎还有余地。
 
中国当代艺术二级市场的一个时代结束了,而另一个时代还未开启,市场还需要迷茫多久,还需要在哪个坑摔倒几次,一切都是未知。
 
春拍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标准和收藏接力棒回到国内还是依旧迷惘?
香港,国际市场桥头堡的转向
 
 
香港是中国拍卖在国际市场上的桥头堡,在过去的十年中如此,今天也如此。不同的是,十年前,这座桥头堡的意义在于中国当代艺术面在海外的市场风向标,而如今桥头的方向反向调转,已经成为国际艺术品在亚洲的市场指标。
 
影响香港艺术市场的三家国际拍卖公司对市场需求的敏锐感知,在近两年迅速调整自身拍品结构,从“泛亚洲”开始缩减中国当代艺术比重,到加入大量的西方艺术品试水,再到特设专场并置西方艺术品同亚洲艺术品抗衡。正如林岱蔚所说:“香港市场的国际化,从柜台下转到柜台上,也表示越来越多人愿意以高单价接收购买西方名家。”如果说拍品结构的调整多少有着国际拍卖行一厢情愿的尝试成分,那么西方艺术品不断地在香港创下成交纪录,似乎给出了香港市场全盘“西化”的信号?
巴斯奎特 《致水神》 209.6×274cm 亚克力、油画棒、丝网印刷 1948

成交价:4228.7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2017春拍
巴斯奎特 《致水神》 209.6×274cm 亚克力、油画棒、丝网印刷 1948
成交价:4228.7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2017春拍
在已经结束的香港春拍中,从四月的苏富比夜场,到五月的佳士得,西方艺术品用一个个让人叹为观止的成交数据吸睛无数。苏富比夜场上安迪·沃霍尔的《毛主席》以9850万港元成交,巴斯奎特《致水神》以4228.75万港元成交,都让大件西方艺术品在亚洲市场平稳落地,并且安迪·沃霍尔的《毛主席》还创下西方当代艺术品之亚洲拍卖记录。香港佳士得在去年尝试西方艺术品私洽后,在今年直接组建专场,用11件西方艺术品在夜场对冲亚洲艺术,又何尝不是为西方艺术专场做铺垫。虽然最终成交并没有十分亮眼,但除一件流标外,其余全部稳妥成交,也算是对亚洲市场的摸底。
 
今年三月,香港巴塞尔的时候,朱彤提到香港在巴塞尔的影响下已经成为西方市场在亚洲的重要窗口,如果这是一场战役,香港这个二级市场关卡在春拍中也被国际市场(甚至我们可以更直接的说是西方市场)拿下。这在某种意义也就意味着,香港这块亚洲土地,已经不再仅仅属于亚洲,更属于全球。在佳士得春拍夜场,印尼女艺术家克里斯汀·艾珠由日本藏家创下拍卖纪录,也是一例证。
格哈德‧里希特 《抽象画作 (编号687-2)》 125.4×100cm 油彩 画布 1989

成交价:3302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7年春拍“融艺”专场
格哈德‧里希特 《抽象画作 (编号687-2)》 125.4×100cm 油彩 画布 1989
成交价:3302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7年春拍“融艺”专场
面对香港拍卖市场的进一步“国际化”,北京保利国际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认为“港台确有西方艺术品的需求增量,但只是在亚洲高端艺术品饱和之后的一种好奇选择,或者说逆反追求,简单举例说常玉的价格已经可以买西方一流大师作品了。而亚洲的西方艺术品交易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基础和经济基础”。资深市场专家李苏桥则认为,因为目前香港二级市场,是由三家拍卖公司主导的,三大拍卖行之间的客户资源与市场讯息实际上是有很大幅度的交叠与互通的,所以香港全盘国际化还不能确定,“而如果国际化是块让人流口水的大肥肉,我想保利香港甚至嘉德香港、匡时香港都会迎头赶上,但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保利香港在这方面的举措。”
 
姐夫拍创始人胡湖则否定的更为坚定:“没有,以后也不可能。占大头的始终会是亚洲艺术品,目前增加西方艺术品比重,只是为了补上成交额缺口。其实从这次香港拍卖就可以看出,亚洲藏家并不会随便接盘西方二三流的作品,而如果拍一流的作品,香港并没有伦敦和纽约的优势。”
曾梵志 《面具系列 1996 No.6》 199 x 358.6 cm  油彩画布 1996

成交价:1.0502亿港元 保利香港2017春拍
曾梵志 《面具系列 1996 No.6》 199 x 358.6 cm  油彩画布 1996
成交价:1.0502亿港元 保利香港2017春拍
 
中国当代艺术
继续国际化还是打破重建?
 
 
就算文化认同和地缘优势让西方艺术品在香港不能同伦敦和纽约一样独霸一方,不过中国当代艺术的比重在香港市场日益削减确是不争的事实。而另一方面,虽然国际化来势汹汹,但在2017春拍的成交结果中,两件破亿拍品却分别来自赵无极与曾梵志两位中国艺术家。这样撕裂的市场状态,也让我们思考,我们警惕香港市场日趋国际化,到底害怕的是什么?
 
或许正如胡湖所说:“中国当代艺术曾经的国际化假象,现在回头看,是一个清晰的局,正如尤伦斯也是一个局。我觉得还是先不要想什么国际化了,先想想我们现在已经或者正在掉进什么局里吧。”一方面,我们对国际市场既渴望又惶恐,并不知道前方是否也是类似的局,而另一方面随波逐流的国际趣味,让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缺乏理解和认同。
张晓刚 《血缘:母与子1号》115 x 146 cm  油画及相纸拼贴于画布 1993

在2500-3500万港元估价上流拍 香港苏富比2017春拍
张晓刚 《血缘:母与子1号》115 x 146 cm  油画及相纸拼贴于画布 1993
在2500-3500万港元估价上流拍 香港苏富比2017春拍
如果曾经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辉煌是一个幻影的话,那幻影过去,留给中国当代艺术的还有多少机会?是重回国际市场还是重新自我构建?
 
就在本文撰写期间,国际画廊高古轩宣布了代理中国艺术家贾蔼力的消息。这是西方画廊又一次高调全权代理中国70后年轻艺术家,似乎代表了国际市场对中国新一代艺术家的重新认可。也论证了李苏桥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自信:“中国当代艺术从来没有离开国际市场,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相比,我们从来没有比今天有更多的艺术家被西方大牌画廊签约代理,也从来比今天有更多的艺术家在西方各种美术馆与商业空间展览。许多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作品中国藏家要买排队都排不上。”
余友涵 《抽象1991-2》 116.5×162cm 压克力 画布 1991

成交价:486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
余友涵 《抽象1991-2》 116.5×162cm 压克力 画布 1991
成交价:486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
在他看来,中国当代艺术重回国际二级市场只需要回到相应的市场逻辑中即可实现:“让西方人再一次确认我们中国人是认真地开始大把大把的花钱了,西方的超级大拍卖行是靠佣金过日子的,不是靠印图录混日子的。注意一下过去几年蒙克和古斯塔夫·克里姆将伟大作品的拍卖结果,都是挪威和奥地利人最后买走的,为什么要在伦敦和纽约去拍卖的,因为卖家希望更多的人去抬价。”
 
相比较而言,常天鹄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国际化未来有他自己的看法,更强调回到自身文化根性上寻找突破:“从一季一季的拍品看,视觉审美疲劳。即使没有尤伦斯这种偶然事件的发生,中国当代艺术的活力也会大打折扣,一味去抄袭西方怎么可能让西方高看一眼呢?反过来假设一群画水墨的法国人,中国美术界会承认吗?香港拍卖的渐去大陆化的结果只能是自娱自乐,越走越窄。中国的经济实力与中国目前的交易环境不成正比,地球人都知道哪里是经济增长点,中国当代艺术的出路只能是从东方文化根性上寻找突破,而不是盲目国际化,到人家屁股底下搞个平行展什么的。中国的艺术市场是由中国本土的藏家与艺术家双重自觉一步步建立起来的评价体系,越是民族的才越是国际的。”
 
但他在另一层方面反而更加自信,认为中国当代艺术不需要再如同以前那样作为工具回到国际市场,而需要文化自信。当自己首先尊重自己的时候,别人才会尊重你。
黄宇兴 《气泡不会消灭丨时间也不会流向未来》 175×275cm、30×60cm  压克力 画布 (一组共两件) 2014

成交价:118.75万港元,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由一名新加坡买家手中的号牌竞得
黄宇兴 《气泡不会消灭丨时间也不会流向未来》 175×275cm、30×60cm  压克力 画布 (一组共两件) 2014
成交价:118.75万港元,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由一名新加坡买家手中的号牌竞得
 
北京,一次重新建构价值体系的机会
 
 
如果说香港市场的国际化提供的令中国当代艺术审视自身的条件有点隔靴搔痒,那么在北京上拍的最后一批“尤伦斯收藏”则为国内当代艺术市场重新审视自己提供了更直接的契机。
 
从成交结果来看, 现场拍卖的34件拍品只有2件流拍,其余全部成交;剩余的22件可私洽作品也有2件大型雕塑在现场竞拍成功。并且多位当代艺术重要藏家在现场亲自竞拍。收藏家王兵在尤伦斯专场拿下八件作品,并在拍卖结束在感慨:“尤伦斯的时代落幕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准和收藏的接力棒回到国内,十年前,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雪崩式的下跌,主要是我们没有自己的学术标准和认知,十年来,中华崛起举世瞩目,中国当地艺术也在重新梳理、洗牌和建构中,时间是我们永远的朋友,耐心、执着和坚持,我们的明天会更好。”中国藏家似乎做好了准备要扛起当代艺术价值体系重建的重任。
刘韡 《无题》 300×200cm×3 布面油画 2015

成交价:460万元 北京保利2017春拍 “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封面
刘韡 《无题》 300×200cm×3 布面油画 2015
成交价:460万元 北京保利2017春拍 “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封面
但冷静如胡湖依然观察到:“坚挺的艺术家的价格真的是由中国藏家决定的吗?背后的画廊可都是只参加西方艺博会的。”同样在李苏桥看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从今年春拍看表面上回到中国藏家手中,值得高兴但也没什么太值得太欢欣鼓舞的。”在他看来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市场的定价逻辑是要紧盯着经纪人、画廊主他们的钱袋子有多深来决定的,市场的底是由这部分人筑成。“所以要让一级市场参与者的钱袋子先鼓起来,如果艺术经纪人和画廊主都很穷,比方说一张100万的王广义作品他们都不敢买回,而任由其流标,市场怎么可能好? ”
 
而具体到如何重构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体系,常天鹄则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定价是根据需求,如果有需求,东西在谁手里都会冲高价;如果没有需求,东西在谁手里都于市无补。问题的关键是谁来制造需求?藏家们的认知是否齐整?中国经历了文革,人与人之间普遍缺乏基本的信任,一个很小的问题都要分成几派意见,大陆买家最缺乏的是共识。集体维护一个共识比一两次偶然的高价更有现实意义。”
郝量 《移用解剖学》 尺寸不一 绢本重彩 2009

成交价:575万元 北京匡时2017春拍 由王兵购得
郝量 《移用解剖学》 尺寸不一 绢本重彩 2009
成交价:575万元 北京匡时2017春拍 由王兵购得
已结束的和还未开启的
 
 
在北京保利春的尤伦斯收藏专场的拍卖现场,中国当代艺术的所有重要藏家和画廊主以及重要经纪人,几乎全部悉数到场,见证、参与时代更迭。
 
但情怀之外,各位市场专家的冷静分析,也让我们看到重构中国当代艺术价值体系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如果说尤伦斯的退场给了中国当代艺术一个重拾自信和自尊的机会,那国内市场也只是刚刚接过这个机会,能不能把握还是个问题。
 
在谈到春拍新迹象的时候,常天鹄讲到:“国内二级市场从现当代艺术的角度看,最大的瓶颈就是变化太快,作品和定价的变化可以理解,随行就市。而当代艺术的交易品种的巨大变化是所有拍卖门类中最富戏剧性的,在某种程度上也呈现了不稳定的特征。这就给之前的买卖判断与之后的判断增加了难度。不过恰恰因为有变化,才给后人以动力,新的机会才能产生。当所有人都看到机会时,那个机会其实是个陷阱。因此,当代艺术并没有普遍的新迹象,却一直真实地、悄悄地颠覆着旧迹象。”
Lot 0159 罗中立《春蚕》 216×140cm 布面 油画 1982

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中国嘉德2017春拍
Lot 0159 罗中立《春蚕》 216×140cm 布面 油画 1982
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中国嘉德2017春拍
在对中国内地当代艺术二级市场的趋势变化的观察中,林岱蔚也总结到:“抽象是一块,但铺垫的不够,没有梳理出中国的抽象精神,还是西方的,只有少数几个艺术家有出线。绘画观念也是一块,但这方向,需要更长久的思考跟探讨,不是一个潮流就能成立。中国传统精神也是一块,但将传统经神内化,用当代国际语言表现出来的却很少。”
 
而从还未开启的中国嘉德春拍的夜场25件拍品名单中,我们却又看到了包括罗中立《春蚕》,以及忻东旺、陈逸飞、艾轩等写实艺术家作品的上拍。在2016年秋拍间隙,我们还在讨论写实绘画在拍卖市场的退市,一转眼又要“卷土重来”了吗?
Lot 0173 段建宇《嘿、哈啰、喂!之三》169×110cm 布面油画 2000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中国嘉德2017春拍
Lot 0173 段建宇《嘿、哈啰、喂!之三》169×110cm 布面油画 2000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中国嘉德2017春拍
下一站上海,会有惊喜吗?
 
 
2017年的拍卖市场还未开启的,还有上海。但从目前来看,佳士得将继续保持一年一度的上海秋拍;去年秋拍以国际视角开场的保利华谊(上海)到目前为止并未公布春拍信息,或许也需要等到秋季才能检验这块市场。
 
但无论从艺博会还是消费层面体现出的艺术市场需求来看,上海的当代艺术市场正在蠢蠢欲动。去年在上海设立了空间的Hi艺术中心负责人伍劲认为上海对当代艺术的消费胃口或许甚至都不局限于中国当代艺术。并且从上海一级市场来看,对于更前卫和实验的当代艺术来说,上海藏家的接受度也更高。同时当代艺术的多位大藏家如王薇、余德耀、乔志兵、周大为等等也都聚集上海,这些都让市场对上海充满想象。
 
已经为当代艺术一级市场带来许多惊喜的上海,是否也会成为二级市场的下一站惊喜?
2016年保利华谊(上海)“对话:重要东西方艺术夜场”创下了5.9亿元的成交额
2016年保利华谊(上海)“对话:重要东西方艺术夜场”创下了5.9亿元的成交额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