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作者:吕晓晨采访:吕晓晨、刘霞、朱赫、张朝贝 2017年7月10日 217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中国早期当代艺术家们在2006年进入高速跑道,2009年便在二级市场遭遇腰斩。2011年尤伦斯夫妇在香港的二级市场将部分早期当代艺术的重要作品进行拍卖,再一次彰显了资本的强有力的支撑和追逐。纵观这十余年的光阴中,一些’85、后89艺术家们的表现,除了偶尔冒出的高价外,其他的多是一些让人脸红的数字。不由得令人想起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的一句话:神话仍在,秩序荒唐。
(本文中成交额均来自于《Hi艺术》历年榜单中对指标拍卖公司成交额的统计)
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中,有几个不可或缺的时间点:2006年张晓刚的《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在纽约苏富比以97.92万美元刷新其个人及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大量中国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好成绩被改写,中国当代艺术自此进入高速跑道;那么2008年的金融危机则让中国当代艺术这架战斗机铩羽而归,2009年惨淡的拍卖纪录直接揭示了中国当代艺术在二级市场遭遇“腰斩”这一无情的现实。
张晓刚 《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 190×150cm 布面油画 1998

以97.9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90.2万元)成交于2006纽约苏富比

 

 

2011年,尤伦斯男爵夫妇在香港蘇富比的春秋拍中均举办了“尤伦斯重要当代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共推出196件作品,斩获4.59亿港元。自此,部分中国当代艺术早期的重要作品进入新的收藏阶段,但仍然有部分作品经历好几次在二级市场的飘零,至今前途依然尚未明朗。
张晓刚 《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 190×150cm 布面油画 1998
以97.9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90.2万元)成交于2006纽约苏富比
 
 
2011年,尤伦斯男爵夫妇在香港蘇富比的春秋拍中均举办了“尤伦斯重要当代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共推出196件作品,斩获4.59亿港元。自此,部分中国当代艺术早期的重要作品进入新的收藏阶段,但仍然有部分作品经历好几次在二级市场的飘零,至今前途依然尚未明朗。
二级市场从来不会掩饰自己是名利场的实质。如今,经历过抽象、新水墨、新绘画、西风来袭等多轮热潮的风行,作为曾经二级市场的中流砥柱、早期当代艺术的“老炮”们,如今早已难掩成为昨日黄花的尴尬。
 
 
个案分析,以前的天价是泡沫吗?
 
 
6月19日的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中,一张王广义创作于1998年的《大批判·LG》在拍卖前就引起了广泛讨论。作为’85新潮的代表人物、中国早期当代艺术“F4”成员之一,王广义的“大批判”系列是1980年代末极具影响力的“政治波普”潮流中无处不在的图像,以鲜艳的色彩以及大胆的方式,将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年-1976年)的图像与西方品牌名称结合在一起。其中,王广义创作于1992年的《大批判·万宝路》在2008年北京匡时春拍中以1097.6万元成交,也是该系列中价格最高的一张。
 
 
2007-2017王广义成交额柱状图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王广义 《毛泽东:P2》 118.6×99cm 布面油画 1988

以1611.59万元成交于2011香港蘇富比春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王广义 《毛泽东:P2》 118.6×99cm 布面油画 1988
以1611.59万元成交于2011香港蘇富比春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王广义 《大批判·万宝路》 175×175cm 布面油画 1992

以1907.6万元成交于2008北京匡时春拍,系二级市场王广义作品的第二高价
王广义 《大批判·万宝路》 175×175cm 布面油画 1992
以1907.6万元成交于2008北京匡时春拍,系二级市场王广义作品的第二高价
王广义 《大批判·LG》 149×149cm 布面油画 1998

以55.2万元成交于2017中国嘉德春拍

 

 

这次在嘉德上拍的《大批·LG》,估价仅为40万-60万元。此前,2008年的北京匡时曾经以1907.6万元的成交价拍出一张,大批判·万宝路》,也是王广义该系列作品的最高价。在拍卖前,就有业内资深人士对这个估价表示:“这件作品早些年应该是过100万美元的价格,今天以这么低的价格起拍,我觉得要么是拍卖公司在钓鱼,要么就是市场对未来走向出现了严重的误判。”“2007年伦敦画廊街报价要80万欧元!”“这件作品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已经不会更低了吧”……最终,这件作品以55.2万元的“跳楼价”成交。

 

 

2007-2017王广义年度最高单价拍品

 
王广义 《大批判·LG》 149×149cm 布面油画 1998
以55.2万元成交于2017中国嘉德春拍
 
 
这次在嘉德上拍的《大批·LG》,估价仅为40万-60万元。此前,2008年的北京匡时曾经以1907.6万元的成交价拍出一张,大批判·万宝路》,也是王广义该系列作品的最高价。在拍卖前,就有业内资深人士对这个估价表示:“这件作品早些年应该是过100万美元的价格,今天以这么低的价格起拍,我觉得要么是拍卖公司在钓鱼,要么就是市场对未来走向出现了严重的误判。”“2007年伦敦画廊街报价要80万欧元!”“这件作品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已经不会更低了吧”……最终,这件作品以55.2万元的“跳楼价”成交。
 
 
2007-2017王广义年度最高单价拍品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相似的情况不止出现在王广义一个人身上。今年的春拍中,“F4”另一位艺术家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在2017嘉德香港春拍中以931.35万元成交,也是截至目前近年上拍的张晓刚作品中单价最高的一件。作为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系列,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曾在2014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中以7441.8万元成交,系艺术家个人拍卖记录。纵观张晓刚个人拍品TOP10,除了去年北京匡时的一张《血缘:大家庭2号》之外,其他高价作品均在2012年以前创下。
 
 
2007-2017张晓刚成交额柱状图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3号》 179×229cm 布面油画 1995

以7441.8万元成交于2014香港蘇富比春拍,系个人拍卖纪录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3号》 179×229cm 布面油画 1995
以7441.8万元成交于2014香港蘇富比春拍,系个人拍卖纪录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二号》 150×19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3818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匡时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最高价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二号》 150×19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3818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匡时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最高价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系列》 160×20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931.35万元成交于2017嘉德香港春拍,系2017年春拍艺术家第一高价

 

 

2014年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刷新个人拍卖纪录、“F4”之一的方力钧,每年最高单价拍品的价格相比也呈现出递减趋势。继2011年的成交额达到最高点后,此后方力钧在二级市场的成交额每年以阶梯状逐年下跌的,尤其是2015年大幅度缩水。在2017年春拍中,方力钧仅有唯一一件作品成交。

 

 

2007-2017方力钧成交额柱状图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系列》 160×20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931.35万元成交于2017嘉德香港春拍,系2017年春拍艺术家第一高价
 
 
2014年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刷新个人拍卖纪录、“F4”之一的方力钧,每年最高单价拍品的价格相比也呈现出递减趋势。继2011年的成交额达到最高点后,此后方力钧在二级市场的成交额每年以阶梯状逐年下跌的,尤其是2015年大幅度缩水。在2017年春拍中,方力钧仅有唯一一件作品成交。
 
 
2007-2017方力钧成交额柱状图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方力钧 《系列二(之四)》 200×200cm 布面油画 1992

以4704.87万元成交于2014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纪录拍品

 
方力钧 《系列二(之四)》 200×200cm 布面油画 1992
以4704.87万元成交于2014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纪录拍品
 
方力钧 《1996.4》 180.5×230cm 布面油画 1996

以1249.58万元成交于2015香港蘇富比春拍,系艺术家2015年拍卖第一高价

 
方力钧 《1996.4》 180.5×230cm 布面油画 1996
以1249.58万元成交于2015香港蘇富比春拍,系艺术家2015年拍卖第一高价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81×100cm 布面油画 1990-1991

以1840万元成交于北京保利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81×100cm 布面油画 1990-1991
以1840万元成交于北京保利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方力钧 《1997NO.7》150×110cm 布面油画 1997

以276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保利春拍,系2017年春拍方力钧唯一一件成交的作品

 

 

在《Hi艺术》最近五年的五次“指标艺术家成交额TOP30”榜单统计中,曾梵志五次蝉联榜首,尤其是他创作的《最后的晚餐》,在2013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1.42亿元成交,也是目前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拍品,“面具”也是中国当代艺术中一个里程碑式的符号。在2017年春拍中,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 NO.6》以1.05亿港元(9357.28万元)成交,第二件过亿“面具”诞生。值得一提的是,除了2008年的金融风暴让曾梵志2009年在二级市场的个人总成交额同样受到波及,但近十年中曾梵志其他九年的个人成交总额都稳稳跨过了亿元大关。

 

 

2007-2017曾梵志成交额柱状图

 
方力钧 《1997NO.7》150×110cm 布面油画 1997
以276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保利春拍,系2017年春拍方力钧唯一一件成交的作品
 
 
在《Hi艺术》最近五年的五次“指标艺术家成交额TOP30”榜单统计中,曾梵志五次蝉联榜首,尤其是他创作的《最后的晚餐》,在2013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1.42亿元成交,也是目前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拍品,“面具”也是中国当代艺术中一个里程碑式的符号。在2017年春拍中,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 NO.6》以1.05亿港元(9357.28万元)成交,第二件过亿“面具”诞生。值得一提的是,除了2008年的金融风暴让曾梵志2009年在二级市场的个人总成交额同样受到波及,但近十年中曾梵志其他九年的个人成交总额都稳稳跨过了亿元大关。
 
 
2007-2017曾梵志成交额柱状图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曾梵志 《最后的晚餐》 220×395cm 布面油画 2001

以1.42亿元成交于2013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曾梵志 《最后的晚餐》 220×395cm 布面油画 2001
以1.42亿元成交于2013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曾梵志 《面具系列 1996 No.6》 199×358.6 cm  油彩画布 1996

以9357.28万元成交于2017香港保利春拍,系艺术家2017春拍第一高价
曾梵志 《面具系列 1996 No.6》 199×358.6 cm  油彩画布 1996
以9357.28万元成交于2017香港保利春拍,系艺术家2017春拍第一高价
曾梵志 《肉系列之三:献血过量》 180×167cm 布面油画 1992

以2544.17万元成交于2016佳士得香港春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曾梵志 《肉系列之三:献血过量》 180×167cm 布面油画 1992
以2544.17万元成交于2016佳士得香港春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曾梵志、马云 《桃花源》 d=79.6cm 布面油画 2014

以3468.84万元成交于2015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2015年拍卖第一高价

 

 

另一位艺术家周春芽,却是一个存在“行情反转”个案:2011-2012年再次达到个人作品成交巅峰期的他,虽然如今不是“牛市”,但从上拍数量、高单价拍品来看,周春芽作品每年的最高单价是呈走高趋势的。今年的北京春拍中,有两件分别是周春芽代表系列的“桃花”和“绿狗”再次出现在拍场上。其中《湖边》以1449万元、《绿狗系列——名牌时装》以805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匡时春拍,其中《湖边》刷新了周春芽同题材作品纪录。

 

 

2007-2017周春芽年交额柱状图
曾梵志、马云 《桃花源》 d=79.6cm 布面油画 2014
以3468.84万元成交于2015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2015年拍卖第一高价
 
 
另一位艺术家周春芽,却是一个存在“行情反转”个案:2011-2012年再次达到个人作品成交巅峰期的他,虽然如今不是“牛市”,但从上拍数量、高单价拍品来看,周春芽作品每年的最高单价是呈走高趋势的。今年的北京春拍中,有两件分别是周春芽代表系列的“桃花”和“绿狗”再次出现在拍场上。其中《湖边》以1449万元、《绿狗系列——名牌时装》以805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匡时春拍,其中《湖边》刷新了周春芽同题材作品纪录。
 
 
2007-2017周春芽年交额柱状图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周春芽 《剪羊毛》 170×236cmcm 布面油画 1981

以3047.5万元成交于2011中国嘉德秋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周春芽 《剪羊毛》 170×236cmcm 布面油画 1981
以3047.5万元成交于2011中国嘉德秋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周春芽 《绿狗》 200×250cm 布面油画 2008

以632.5万元成交于2015上海明轩春拍,系艺术家2015年个人最高单价
周春芽 《绿狗》 200×250cm 布面油画 2008
以632.5万元成交于2015上海明轩春拍,系艺术家2015年个人最高单价
周春芽 《桃花》 320×22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805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匡时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周春芽 《桃花》 320×22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805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匡时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周春芽 《湖边》 250×200cm 布面油画 2015

以1449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匡时春拍,系2017年春拍艺术家第一高价

 

 

那么周春芽今后还是否能保持这一优势呢?对此资深藏家刘太乃表示:“周春芽属于个别艺术家,不属于‘85’、‘后89’这类美术史范畴的,是一个具有人魅力的艺术家。对于收藏来讲,我们谈的是美术史,没有美术史作为艺术家根底,靠人为魅力是不可能维持的。”

 

 

2007-2017周春芽年度最高单价拍品
周春芽 《湖边》 250×200cm 布面油画 2015
以1449万元成交于2017北京匡时春拍,系2017年春拍艺术家第一高价
 
 
那么周春芽今后还是否能保持这一优势呢?对此资深藏家刘太乃表示:“周春芽属于个别艺术家,不属于‘85’、‘后89’这类美术史范畴的,是一个具有人魅力的艺术家。对于收藏来讲,我们谈的是美术史,没有美术史作为艺术家根底,靠人为魅力是不可能维持的。”
 
 
2007-2017周春芽年度最高单价拍品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跌破“新低”,“老炮们”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十年前的“F4”,如今跌破“新低”。那么曾经的“天价”,究竟是实体经济的产物还是泡沫?如今是价格,是泡沫破掉后的尴尬,还是市场理性的表现?对此中国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经理李艳锋表示:“我不觉得这张画当年能卖70万英镑或100万美元是正常表现,当时价格高的原因有方方面面,大家都清楚,而现在的市场回归了理性、合理的阶段。”
 
岳敏君 《轰轰》 182×250cm 布面油画 1993

以4813.79万元成交于2008佳士得香港春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岳敏君 《轰轰》 182×250cm 布面油画 1993
以4813.79万元成交于2008佳士得香港春拍,系艺术家个人纪录拍品
岳敏君 《天空》 200×281cm 布面油画 1997

以1245.28万元成交于2016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关于曾经的“天价”和如今“跳楼价”的比较,北京保利国际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也表示:“过去的需求是真实的,现在的需求也是真实的,令我高兴的是市场始终有需求。高低不可怕也不丟人,怕的是市场没需求。我们看问题要客观全面,不能拿一个画家顶尖级的代表作去和普通作品类比,那齐白石、傅抱石有过亿的作品,也有几百万的作品,因此不能简单地去看最高价和最低价,要看需求的内在层面。收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和投资股票不同,股票面值是一样的,而艺术作品每件都不同,自然会形成不同的价位。市场价的丰富性并没有动,观察市场的角度不能太单一,有时候从侧面、后面看一看,往往会有惊喜。”

 

资深藏家唐炬在近期接受《Hi艺术》访问时曾表示:“这两年我也买了王广义、方力钧,我觉得是入手的时候,一两百万就能买一件不错的作品。”对比曾经的“天价”,再根据前文中提到的数据,我们不禁抛出以下疑问:老炮们(85、后89)如今的价格是否已经触底?现阶段造成他们价格硬着陆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又是否面临出局?

 

 

老炮们价格的硬着陆,

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就王广义《大批判·LG》这件拍品的惨淡成交,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由市场无共识造成的:“王广义、方力钧等‘85’、‘后89’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都快接近收藏的人情价格了……明摆着蠢蠢欲动的资本的共识仍在如何快速获利上,面对这么大的可流通盘,消化它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

 
岳敏君 《天空》 200×281cm 布面油画 1997
以1245.28万元成交于2016香港蘇富比秋拍,系艺术家2016年拍卖第一高价
 
 
关于曾经的“天价”和如今“跳楼价”的比较,北京保利国际拍卖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也表示:“过去的需求是真实的,现在的需求也是真实的,令我高兴的是市场始终有需求。高低不可怕也不丟人,怕的是市场没需求。我们看问题要客观全面,不能拿一个画家顶尖级的代表作去和普通作品类比,那齐白石、傅抱石有过亿的作品,也有几百万的作品,因此不能简单地去看最高价和最低价,要看需求的内在层面。收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和投资股票不同,股票面值是一样的,而艺术作品每件都不同,自然会形成不同的价位。市场价的丰富性并没有动,观察市场的角度不能太单一,有时候从侧面、后面看一看,往往会有惊喜。”
 
资深藏家唐炬在近期接受《Hi艺术》访问时曾表示:“这两年我也买了王广义、方力钧,我觉得是入手的时候,一两百万就能买一件不错的作品。”对比曾经的“天价”,再根据前文中提到的数据,我们不禁抛出以下疑问:老炮们(85、后89)如今的价格是否已经触底?现阶段造成他们价格硬着陆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又是否面临出局?
 
 
老炮们价格的硬着陆,
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就王广义《大批判·LG》这件拍品的惨淡成交,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由市场无共识造成的:“王广义、方力钧等‘85’、‘后89’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都快接近收藏的人情价格了……明摆着蠢蠢欲动的资本的共识仍在如何快速获利上,面对这么大的可流通盘,消化它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
 
资本永远都是二级市场中推波助澜的关键,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Hi艺术》海外专栏作家郑姝直接点评“王广义那一代是被资本祸害的典型”:“这么些年,人们谈论他们都是在谈论价格。没人关注他们的艺术质量到底怎么样。甚至他们自己都不关心。他们其实从没有过健康的一级市场。作品过于符号化,与中国当下严重脱节。对他们的评论和写作均以市场为目的,纷纷流于广告词。短暂的爆红后,资本利润达到顶峰,立马拔屌无情。”
资深藏家刘太乃用了时下最火的共享单车来类比“老炮”们的市场表现:当第一家摩拜单车问世后,押金需要299元;随后出现的几家随即而至的共享单车如ofo、bluegogo,押金为99元。而如今,有的共享单车已经和支付宝进行商业合作,用户可以免押金就能享受骑行。“这不是王广义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中国的艺术家必须面对的问题,即供过于求,市场假象的过度生产、过度消费。其实在任何行业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刚刚‘退烧’的时候,就会产生很多浪费的或是要丢掉的东西。王广义的市场‘退烧’之后也是如此,要看有没有人接,有人接可以卖50万,没有人接就更便宜。”
 
市场的饱和导致作品打折这一观点,在资深市场专家李抗看来也是如此:“你会发现2013年后有些作品反复拿来卖,等于在短期内又把这块市场的天花板饱和了,作品再好也不能在短期内像升火箭一样的价格递增,这是不合市场规律的。”
 
 
是否还有反转余地,由作品本身、市场价值观决定的
 
 
对于前文中提到的老一辈艺术家的二级市场表现,资深艺术品专家李抗给出了一个专业术语的形容:坍塌式的行情。“从根源上来讲,他们的商业模式、逻辑跟本土市场没有发生持续性的关联,可能是受更多的欧美的影响。国内很多人做当代艺术市场板块的运营时,还是按照2005-2007市场运行的惯性,所以到现在这几年一直还是这样的。”在李抗看来,’85和后89在拍卖市场的上一个波峰坍塌之后,反而是一枝独秀的。“他们找到了学术上的立足,市场上的价值洼地。那些’85和后89的百万乃至千万的拍品,不仅仅是属于画家的个体,更是属于那段艺术史的。”
 
美术史地位影响市场定位这一观点,在资深藏家刘太乃这里也得到了呼应:“从85新潮到后89,也就是艺术家在从1985年开始,到1989年甚至可以延续到1995年,这段时间是中国当代被世人认知的一段时间,可以作为美术史论述,这时期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不可能被抹灭、既然没有抹灭就有价值。那个时代不会再复制,那个时间段产生的艺术品也不可能再复制,那个时期的重要性已经在美术史中得到了印证,因此那个时期的作品值得被收藏。我相信会有美术馆或者个人收藏家,来收藏这一阶段的艺术家,尤其是明星艺术家。”
张晓刚 《血缘:母与子1号》 115×146cm 布面油画 1993

2017香港蘇富比春拍中在250万-350万港元的估价上流拍

 
张晓刚 《血缘:母与子1号》 115×146cm 布面油画 1993
2017香港蘇富比春拍中在250万-350万港元的估价上流拍
 
近年来关于市场的采访中,几乎“市场价值观的确立”是每个嘉宾都曾提到的观点。“即使是很好或者很有价值的作品也是需要市场来支撑的,否则很难维系一个所谓公正的价格体系。我们也要给市场留一点时间,价值观的确立是最重要的,如果价值观没了,市场就有乱了,学术和价值观是决定这个市场是否有未来的重要前提。”当代艺术策展人朱彤表示。
在不久之前的采访中,有不少嘉宾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进入洗牌期,即市场共识、价格体系都亟待梳理。关于老炮艺术家们能否“触底反弹”,郑姝认为:“他们(老炮艺术家)的希望全在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客观梳理,寄希望于自己还能博得一席之地。但这个梳理似乎还要一定时间间隔才能完成。所以短期内,不会有反弹。”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